陈子弘的诗

2022-04-11 09:46来源: 湖州晚报  作者: 陈子弘 编辑: 丁雯雯

  我穿城而过

  我穿城,从西到东,在招呼站下车,

  小阳春的天空很适合清澈的歌声

  与超越了时空伴随的念想,

  成龙大道上方,高压线一览无余。

  明天会带来什么?它抑或穷尽

  我坐在餐台及电脑桌前,那里与这

  里,

  白天和现在的触动,微笑的感觉,

  我们,祖国的陌生人啊,以及陶潜。

  在虚拟服务器上,云端,在APP

  中,

  多义词的词义之间,转喻和隐喻之

  间,

  无数的远方,如此之多的东西可供

  触及,

  大脑沟回中登高远望的场景和谱

  系。

  九行诗

  普通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弥尔顿的青光眼更是雪亮的,

  拍案惊奇,要相信过硬的数据。

  相信从来处来到去处去的柔顺性,

  相信用小格子做的数据库消音器。

  算法想抹掉几个零就抹掉几个零,

  除法就是乘法,乘法就是除法。

  竹枝词,这不是形式逻辑练习题,

  回文诗,这正是数理逻辑思考题。

  2月4日

  穿越滤芯,自来水就成了一桶春

  水。

  春天很紧张,但春天并不孤单,

  今天除了写诗,几乎没有什么时间

  可以打发。

  尽管,春天在今天并不放心

  银河系的终极实验,一个声音弥

  漫,

  “这并不比扒窃或殴打更能表达。”

  魔术师的障眼法,对当事人,对第

  三方,

  NO打个滚就是ON,外星人就在

  我们身边,

  “我发现这些谣言太离谱了!狄俄

  尼索斯”

  “一个新网红!  他们说他那里都

  是些疯女人。”

  晋阳路又恢复了它沉闷的空旷,这

  几天

  准备接待即将返城的汽车和行人。

  今天,悲观主义者用现代尺度

  揣摩古代的价值,乐观主义者

  则努力寻找宋朝能动性的蚀痕。

  二月

  我对阿尔法和贝塔感兴趣——他们是谁?

  …… 我还想知道谁是伽马和德尔塔?

  ——托马斯·默顿

  不是现在,也不是今天,但确实应

  该反省,

  余波的加速度为负,还在我们心目

  中

  高速运动。二月,都是踩着慢四步

  节奏来的。

  昆明的下午,云的线条优美而低

  回,

  但我们行走的节奏却必须符合鼓

  点,

  翠湖之滨,有海鸥,有闲适的游人。

  卫道士阿尔法,失望的贝塔,历史

  的奴隶伽马,

  最后那个与德尔塔变种同名的波

  兰游吟诗人,

  其实这是米沃什赋予的四个隐喻

  性的名字。

  范成大的绝妙好词,哦,莫教闲却

  春情。

  装在各个视频和文字上,链条却渐

  渐淡出,

  在隐藏的楼层,只有月亮才能解释

  你的眼睛。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11072
地址:吴兴区总部自由港H幢1-2层吴兴区融媒体中心 投稿热线:0572-2938063  业务联系:0572-2938063 QQ群:73285594
Copyright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吴兴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公开举报电话:0572-2938063
浙ICP备19034113号-1
公安备案 330502020004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