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在十月

2020-11-17 10:07来源: 吴兴新闻网  作者: 李爱英 编辑: 沈晨霞

  秋风扫过人间,秋水倒映了蓝天,一片片黄叶自树梢跌落下,如翩翩起舞的蝶,侧耳听去,还有秋虫在草间低鸣,深深吸口气,有烤板栗的糯香侵入了你的鼻孔……十月来了。

  都说最美人间四月天,是的,春天是花团锦簇,仿佛要将自己全部的好都呈现给你看,让你醉,让你迷失。但浅秋十月不同,它似人生四十时,一切都是淡淡的,像那颗板栗果,坚硬的外衣下不会轻易露出情绪,但你若是懂得它的好,它那颗糯软香甜的心,足够陪你去抵挡这秋风里的薄凉了。

  唐人刘禹锡有诗——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便是道尽了这秋日的好。

  深黄、浅黄、棕黄、藤黄……各种颜色的黄交织、串杂的十月,风和日美。庭前的桂花树上有一抹撩人的黄,一阵风过,花如雨下,馨香馥郁。要如何留住这缕金黄色的香?晴空万里的日子,撑开一把长柄伞,把伞柄倒勾在树枝上,轻轻地晃动一下树枝,金灿灿的花朵儿纷纷纷地扑进了伞里,用手缓缓地捧起花瓣,剔除杂物,以炉火或微波炉烘干,制成干花来泡茶,亦或调以蜂蜜制成糖桂花,做糯米圆子时舀一勺作馅,仿佛真的锁住了一段香气四溢一段的秋光。更有风雅的一点的,会折几枝带叶的桂花,选一只古朴的瓷瓶插上,置于光阴晃动的桌前,人在一边闲坐,秋思无限长……

  在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夏天后,田梗上的晚黄豆鼓起了肚子,宛如待产孕妇。该是烘熏豆的时候了。农人把黄豆连同枝干成捆成捆地担回家,大人小孩齐出动,从毛茸茸的豆荚里剥出上好的嫩毛豆,清水漂洗后,倒入土灶上的铁锅里,用春天时晒干的桑树枝当柴烧,在一阵接一阵的呲呲声里豆子半熟了,掀开锅盖,添入盐和味精继续煮至全熟,捞起滤干,再将翡翠色的豆子铺排在有铁丝网的筛子上,架到炭火上烘,称为熏豆子。在不停地翻动中,豆子的皮皱了,豆香浓郁了,所谓的“熏豆”横空出世了,捏几粒入嘴,清香糯软。烘好的豆子依然碧绿滴翠,稍稍通风凉却,便可密封收藏起来,待到有闲或有客的日子,添一撮绿茶叶,加胡萝卜丝干、橘皮和野芝麻等料,冲泡一杯熏豆茶,那是十足的湖州老底子味儿。

  暄气初消,秋色一天深似一天,十里荷花凋尽后,轮到水灵灵的莲藕登场唱戏了。刚出淤泥的嫩藕可以削去外皮直接当水果吃,清甜脆爽,不逊于荸荠。略老一点的藕,刨了丝和红椒、青葱等一起清炒,盛在白色的瓷盘里,清清爽爽,一如秋水的样子。世间万物,嫩有嫩的清新,老也总有老的甘甜。糯米藕便是要从老莲藕中挑出藕孔大的,藕段粗壮的,将浸泡过的糯米拌了白糖均匀地灌入藕孔中,再切下藕节封住藕孔,用竹林里剪来的鲜竹勾固定住,入锅煮熟,出锅待凉,切成圆形的藕片,撒上一层淡黄色的桂花,仅那样子就已令人目清眼爽。咬一口,黏黏的香甜,叫人一下子仿佛咬到了秋天里最糯软那部分,舔舌回味,余香满口。

  国庆过后,柿子在明晃晃的秋阳下灿若一只只的小灯笼挂在枝头,整个十月也跟着黄澄澄地甜了起来。古人把柿子视作一种吉祥喜庆的果实,有着极好的寓意,谓“柿柿如意”(事事如意)。柿子亦是水果圈内的甜蜜担当,成熟了的柿子,只需轻轻地揭开柿蒂,一掰两半,送到嘴角,撅起嘴吸一口,冰凉软糯,入口成浆,甜侧心扉,就算拿去做柿饼,也不用像其他干果一样需要添加糖类等物。也一直觉得柿子这种水果像是中年的人,被时光充分浸润后才成熟,心也渐渐变软,变得更加慈悲,到了最后便有了种历练万事后的通透。吃柿子时,会想到“人间至味是清欢”这话。

  寒露节气一过,秋更高气更爽,人的心情也越发地愉悦了起来,贴“秋膘”正当时了,十月就是一个“很好吃的季节”。

  好淡的清蒸,喜辣的爆炒,可以沾酱生吃,可以入锅油煎,如肥美的大闸蟹、芋艿片扣肉、饭圆等只需隔水蒸着,还要用排骨、蕃薯、糯米茧圆等煮锅热气腾腾的菜粥……

  吃得心满了,意足了,才算对得起江南的十月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11072
地址:吴兴区总部自由港E幢20楼吴兴区融媒体中心 投稿热线:0572-2938063  业务联系:0572-2938063 QQ群:73285594
Copyright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吴兴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公开举报电话:0572-2938063
浙ICP备19034113号-1
公安备案 330502020004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