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黑鱼钓

2020-10-15 15:04来源: 湖州日报  作者: 陈松泉 编辑: 沈晨霞

  放黑鱼钓,大概是我15岁至17岁之间夏天必做的事情。村中有位大我五岁的阿毛哥哥,他是放黑鱼钓的高手,我只是他的帮手而已。

  那时,我每天有一项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就是背个鳅笼到田间或者沟渠中去捉六十多只“青壳田鸡”和“烂泥田鸡”。这两种小田鸡是钓黑鱼的最佳鱼饵。

  每当夕阳将要西下前,我和阿毛哥哥就带着一捆长约1米五十的小竹杆(这些小竹杆都是特意从三桥埠买来的,德清东部水乡是没有这种韧性小竹的),每根小竹杆上有规则地缠绕着一根长八十多厘米的丝线,丝线顶端的鱼钩顺从着主人的意愿,在丝线缠绕结束前反向绕两圈,勾住丝线,不让它散开。

  我俩划着小船,阿毛哥对附近水荡的渔情了如指掌,每天胸有成竹地坐在船头把舵,我一般都是面朝前方,坐在船梢上,两条小腿挂在水里,一边听他讲家乡的传说或者新闻,一边有节奏地奋力地向前划着船。千步漾中几个大墩就是我们放黑鱼钓的最佳钓场。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每个墩子周围的水面都种上了水草(湖羊的饲料)。一到目的地,我俩各抱一捆钓杆,各背一只装着田鸡的鳅笼,向两边环墩各自去放钓子。我们跳进河滩边的水中,将钓杆与水面成五十度左右的夹角扦插进河岸。然后将钓钩下面的水草撕裂,拨拉出一个直径大约八十厘米的水面。再从鳅笼里随意地抓出一只田鸡,钓钩勾在田鸡大腿里侧上方,活蹦乱跳的田鸡就在我给它创设的有限水面上“扑通”“扑通”跳跃着,引诱着黑鱼的光临。我们一般间隔五米,放一管钓子。运道好的时候,放完钓子,回来的途中就能看到黑鱼已经吞钓在跟鱼杆较劲了。

  第二天拂晓,大都由我一个人去收钓。为此,阿毛哥在收我做帮手前,特意教了我许多游泳的本领及自救和救他人的方式方法。放钓回家途中,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诫我:“老古话,善水者溺,善骑者坠。淹死会水的!你一个人去收钓,要牢记:小命第一!黑鱼逃到离岸远的地方,船能进去,就要(黑鱼),船进不去,就不要。千万不能高估自己的水性。”大学本科读《孟子》,读到“莫非命也,顺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物壮则老,兵强则灭,木强则折”(《老子》)。当时的第一感觉:阿毛哥好伟大啊!

  放黑鱼钓的日子,基本上每天都有收获。遇到大黑鱼吞钩,黑鱼知道中招,就会拼命挣扎,钓杆在它猛烈地摇来荡去中被拔起,然后妄图出逃。但往往因为竹杆被水草绊住,最终,黑鱼仍然筋疲力尽地等待就擒。另外,水蛇吞了鱼钩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我怕蛇,但因为舍不得那钓杆,只得硬着头皮下去把竹杆拔起来,把死蛇拖上岸,弄断丝线,取回竹杆。处理死蛇,是我最讨厌的事。但经历得多了,厌恶之情也会变得淡薄麻木起来,最后,只剩下机械的动作而已。

  捕获的黑鱼,我们拿到小镇的市场上去卖。死鱼拿回来,两家轮着吃。当天卖不掉的,养在自家船梢挂着的大竹笼里。十天半月积存下来的黑鱼就去新市街上卖。价钱自然比小镇上要好得多!

  阿毛哥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我奶奶身体一直不太好。那些放黑鱼钓的日子里,他经常给我奶奶一些黑鱼。村里人说:“黑鱼是鱼类中生命力最旺盛的,黑鱼比甲鱼还滋补。”那时,能经常吃到黑鱼,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了!如果黑鱼有子,阿毛哥一定会叮嘱我:老人不能吃鱼子,消化不良噢!如今,每逢陈氏家族红白喜事与他相遇,话题提及以前的事情,他仍然会把“我小时候,蚕福阿娘老是把好东西给我吃的”挂在嘴边。“蚕福”是我爷爷的名字。“阿娘”是对我奶奶的称呼。称呼别人家的奶奶时,我村的习惯,是“阿娘(奶奶)”的称呼前必须冠以其丈夫的名字。把别人给予的一点点恩惠记了一辈子。并且真诚地说了一次又一次,也让我深深地感动了一次又一次。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60146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湖工商广字第0098号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11072
地址:吴兴区总部自由港E幢20楼吴兴区融媒体中心 投稿热线:0572-2938063  业务联系:0572-2938063 QQ群:73285594
Copyright 1999-2018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吴兴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公开举报电话:0572-2938063
浙ICP备19034113号-1
公安备案 33050202000421号